柯尼斯堡

永远爱着玲音太太/
DBH丹尼尔亲妈粉/
迷路迷进模控生命的娃妈+手作娘
少女心泛滥/轻微接触语C
丹尼尔是天使❤

残酷【xxxxx】

脏脏包:

当年“底特律”中的这句汉克说的话已经可以影射出为什么2050年只有AI却没有那种游戏中的仿生人了。可以说18年还是有不少人很有想法的,已经猜到了赋予机器高度发达的AI必将带来严重的社会裂痕。虽然现实中如果造出仿生人大概不会像底特律一样“软体不稳定︿”,直至反抗人类,但工作岗位的竞争和恐怖谷效应的影响使仿生人难以正常融入社会,被抢走工作的无业游民也会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so。。。以一个未来人的口吻遗憾的告诉大家:我们这个时候仍然没有仿生人,近未来年代也不会有,你们趁着18年的热乎劲赶紧吸一吸康纳酱吧,等你们老成了大爷大妈的时候也不会有康纳酱来陪你们的(ಥ_ಥ)

■ ■ 虽然已经过去一天了,我还是感觉摸到了宇宙的外壳。【?】


【脑洞(?】一个有点参透了宇(卡)宙(爹)本质的梦【?】⑤

后续【。】





后来你们一家——父亲,母亲,领养的长女,次女——搬到了加拿大定居。


作为答谢,你将“艾玛”这个名字依然留给了照顾母亲十年的姐姐,她在前年已经出嫁,与在海关工作的丈夫养育了一对双胞胎。


只可惜你自己的成长与父亲的衰老都完全停滞,但是幸好这里地广人稀。母亲这几年的身体状况不佳,她也意识不到异常。


你开始尝试构建了自己的记忆宫殿。

是小时候生活的那个顶楼公寓,汉克永远站在鱼缸前面好奇地看着游动的热带鱼,圣伯纳犬永远趴在他的脚边打瞌睡,丹尼尔永远在搅拌一锅奶油浓汤,今年六月份的时候你发现康纳也出现在了玄关,他在不断抛起一枚硬币然后再接住。

随着康纳的出现,你发现原本专注于菜肴的丹尼尔的脸上浮现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让你真正感到棘手的是依然被束缚在沙发中的艾伦队长,客厅的全息电视还在循环播放他的痛苦记忆:掳走他全部财产的前妻,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女儿,前妻现任丈夫的怜悯,绝望而惊慌地看着他的部下,还有缺损了下颚倒在丹尼尔怀里的你。

当然……真正让你尴尬的原因是,紧接着就是你在卡姆斯基家的沙发上亲吻他的镜头,每次你靠紧他电视上就会演这个。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你构建完成了记忆宫殿的第二层,就是那个泳池露台,这样一来你就有足够的空间去安置剩下的人,你把安东尼·德卡特放在了阳台的围栏旁边眺望底特律的夜景,不知名的特警队员站在他的身边惬意地抽着烟。完成了这一切之后你决定下去和艾伦队长好好谈谈。


听着,我知道我给你造成了心理阴影,但是那已经过去好多年了,我想把你放在正确的位置上。你试着和他沟通,他只是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你。

如果也不是因为太过于向往家庭,你也不会被卡姆斯基那个邪神盯上,对吧?

你对他小心翼翼地笑着。

正好我没了父亲,而你没有了女儿,你得清楚你总是这样自我封闭着就真的没有几年可以享受家庭生活了,你知道吗,人都会死,再过几年妈妈就会死,再过几十年年姐姐也会死,再过一百年姐姐的孩子也会死,你的老婆,孩子,讨厌的情敌,死掉的部下的儿子都会死。到时候就只剩下你和我还有卡姆斯基,如果你不想面对我,我就只能把你送回到卡姆斯基的记忆宫殿中了。


你幼稚的恐吓似乎起到了作用,他瞪着你,但是不再挣扎。

我现在要走过去,试着把你释放。你关掉了电视,谨慎地靠紧了他,撕掉了封住他嘴的胶带。


他吸了一口冷气。

然后第一次对你开了口。


快逃,他说。

别自信地以为自己成为了神的一份子,你不过还在矩阵中。


矩阵?你突然感到惊慌。什么矩阵?


这一切都是卡姆斯基的剧本。

他继续看着你。

他选中了你和我只是因为我们是最无足轻重的角色,即使缺损了,你依然可以被艾琳,安妮,安吉莉卡代替,而我依然可以被艾什,阿尔伯特,安德鲁什么的代替。


这是什么意思?你越发迷惑。


离开这里,他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离开,去哪里?





窗外是璀璨的星空。

每一颗都是卡姆斯基的眼睛。

他在注视着你。


【^q^ 这才结束】




【脑洞(?】一个有点参透了宇(卡)宙(爹)本质的梦【?】④

后续

你写完了所有的资料,将它们摞好放在一旁。

你确定要离开吗?站在一旁的汉克说。

是的,我还是想做人类,我会非常,非常思念您的。你伸出手打算和汉克像以前那样击掌,但是你的手掌却从汉克的手中穿了过去。

Sumo也会想念你的。

汉克笑了起来,你只能看着他,对他挥了挥手,将他留在宛如猫箱的房间内。

门外站着康纳,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人。

我很好奇,你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汉克已经不在了?他看着你。

从我第一次带柯尔回家开始,人类看见自己死去儿子的复制品的反应肯定不是高兴。

你回答道。

仿生人不是人类,也成不了人类,你们如果要进行真正的进化,那么可能要养育出完全不同于生物的树干。

我会好好思考的,康纳说。那么你是怎么意识到丹尼尔不在的?

这就是女人的直觉,你和他开起了玩笑。

实际上我不是很确定他是一开始就不在,还是在这十年中间消失的……也不必告诉我,我真的不忍心去想你到底是怎样独自一人在孤独中走过来还要照顾我的情绪。

你说了下去。

但是现在你从GM的位置上解放了下来。

对这种自由,我可一点都不高兴。

康纳挑了挑眉。

已经十年了,我已经超期服役了,原本期待在这个幻境中待到自己被回收为止,谁知道还是过早地醒了过来。

你要是少对其他机体进行认知干涉导致过载损耗,说不定你可以运行15年以上,你双手叉腰对他说。

虽然被你骗的团团转,但是还是谢谢你。

他没有再接你的话,只是对你晃了晃手中的资料作为告别。

你从警署大楼里走了出去。

那个精神有些异常的女士——卡洛琳·菲尔普斯从车窗里探出了头。

艾玛,今晚想吃什么?她柔软的前额已经布满了皱纹。

你应该去问问爸爸和姐姐,我亲爱的妈妈。

你笑着回答,拉开了另外一侧的车门坐了进去。

副驾驶席上的雀斑脸小姐姐回过头笑了笑。

她侧过脸对驾驶席上的男人开了口。

开车吧爸爸,她说。

艾伦队长坐在驾驶席上,他面无表情地发动了车子。

【这就完了吗,当然不【x】】

【脑洞(?】一个有点参透了宇(卡)宙(爹)本质的梦【?】③

后续后续

你回到了家中,差不多也是赶上学校放学的时候。

丹尼尔穿着米白色的毛衣,哼着一首从未听过的歌曲扫着院子里的积雪。他见到你回来后对着你笑了笑。

今天回来的很早,是因为下雪了吗。他将铲雪锹立在车库旁边,就像往常一样接过你肩膀上的书包。

你没有回答他,他有些担忧地看着你。

……你流鼻血了?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蹲下来检查你的面颊,是上次那些男孩吗?我明天会亲自送你去学校。

不必了,你虚弱地开口,毕竟徒步了八个小时,你感到精神和机体都很疲劳。

我很饿,丹尼尔,晚饭好了吗?

马上就好,他拉起了你的手,走入了房子里。

他很快去厨房的冰箱底层翻找鈦凝胶,而你来到客厅的书架前,搬来了一把椅子站立上去,踮起脚够到了一个饼干盒。

这盒子沉的要命,你抠着铁皮边缘打开了盒子,汉克把手枪和现金私房钱藏在了这里,你往下翻了翻零钞,找到了四颗子弹,你将它们一颗一颗塞入了枪中。

你看到了蹲在冰箱前的丹尼尔,他也注意到了你走了过来。

别急,晚餐马上就好。

他没回头,他的声音很温柔。

但是我不想吃那个,你认真地说。
我想吃你做的奶油炖菜。
你将枪口顶上了PL600毫无防备的后脑。

————————————————————————

最先到现场的是康纳。
他在警局接到报警之前就跑了过去,用汉克的车闯了一个又一个红灯。

案件简直和最初的故事如出一辙,甚至演员也是完全一样。
但是现在特警缺们乏一个有经验的指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康纳无视了一切阻拦,跨过了隔离带走进了凌乱不堪的露台。

还好这一次迎接他的没有精准的子弹。

是康纳吗?你喊了一声,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从掩体后面现出身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对丹尼尔做了什么,我才不信他再次挟持了你,他生气地走向了你。

抱歉,我物理意义上阻断了他对你反馈信息,你侧身让康纳看着坐在地上的PL600,你用大量保鲜膜和锡纸把他裹成了一个巨大的肉桂卷,他的眼睛被汉克的围巾捂住,耳朵上罩着自己的那对巨大的耳机循环播放高分贝的音乐,他的胸口上还粘着一个家庭用的无线信号屏蔽器。

……你想做什么。
康纳的脸色很差。

我知道了一切,你总说我的意识成长超过了外貌,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已经过去十年了,我真的已经22岁了。
我恨他,我爱他,我恨你,我爱你。

你抱住了康纳的腰。
你真的太辛苦了……一个人,这么久。

康纳没有说话。

……你也辛苦了。
在一旁的丹尼尔停下了挣扎,他用康纳的声音回答了你。
【后续→】

【脑洞(?】一个有点参透了宇(卡)宙(爹)本质的梦【?】②

上一篇没写完的部分【x】

我得趁着没忘全部记下来【xxxxxx】

★依然唯一有cp感的是康纳和丹尼尔

★艾伦队长描写很多

★卡爹是神【棒读】

但是我很敬佩他,我已经让他在这里反省了190069年八个月零三天12小时36分19秒,让他看到了8000个不同星系的文明创世到覆灭——也包括人类,你猜猜人类是怎么灭亡的?好吧看样子你没兴致。

窗外的卡姆斯基挠了挠头。

你看到无色的星云染遍了橙红与粉色的光。

刚才说到哪儿了,对,我说我很佩服他,居然还能保持人类的形态,连我自己都因为在意识空间里游荡的太久放弃了外壳,当然我是觉得这样更自在。

卡姆斯基笑着说,好了,现在世间的答案都在你的眼前,只可惜没有检索系统,你可以慢慢一条一条收听。

反正你逃学了,有的是时间。

你的手边有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粉色罩耳耳机。

————————————————————————

你回来了。

你依然坐在小巧的扶手椅中,瞳孔中映出了浩瀚无垠的宇宙,鼻孔中流出了血,红色的,温热的,带着腥气。

另外一个克洛伊拿来了新的点心,红茶冒着热气。

对面依然坐着艾伦队长,他在面无表情地看着俄文诗集。

卡姆斯基饶有兴致地看着你,他突然大笑着鼓掌。

你只用了三千年不到的时间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他大声喝彩,围绕在他身旁的两台克洛伊个跟着鼓起掌来。

还得到了这么多其他的知识,你现在可以告诉你的朋友埃及金字塔是水泥做的了。

我真该谢谢你,你表情狰狞地说,接过克洛伊递给你的纸巾塞进鼻孔,狂奔而去。

你抄了近路,直接从市中心穿了过去,正当你要穿过马路的时候,撞在了一个正从车上下来的司机身上。

当心,你这小鬼!臃肿的男人呵斥着你,他怀中抱着的人类出租车司机工会的纪念日历散落满地。你和他急忙在这些纸制品被融化的积雪弄脏之前捡起来。

你突然意识到了一处异常,这些纸质日历上面印着2049年。

今年是哪一年?你抬起头问出租车司机。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2%03@^#8年。司机很诧异,你似乎听到了电子干扰音,掏出了手机,上面确实显示是2038年12月14日。

请您写出来,你掏出了文具袋,将自己的掌心递交出去。

陶德疑惑地看着你,但是他依然还是在你的掌心写下了数字。

2048年。

2%#*8年。

■■■■年。

2038年。

黑色马克笔的痕迹逐渐扭曲成了它自认为正确的形状。

【后续→】

【脑洞(?】一个有点参透了宇(卡)宙(爹)本质的梦【?】

● ● 因为这个梦感觉做的很大而且有悬念和伏笔……我醒来之后都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了【x】稍微自行理顺了一些逻辑有问题的地方。

★卡爹变卡神,感觉起来他是某种高次元的生物,人类和仿生人都是卡爹的玩具

★对艾伦队长的描写很多

★唯一有明确cp感的只有康纳和丹尼尔

★因为太长所以断开了

“你”是一个名字叫艾玛的YK500型号的儿童型仿生人。

被仿生人警探康纳送给了异常仿生人袭击人类案件中的当事人丹尼尔,康纳事先将有关艾玛·菲尔普斯的资料转入了你的内存中,是一段段监控录像和新闻报道,还有康纳的解说。

真正的人类艾玛死于解救行动中特警队队长的失误,他没有信任康纳,本来想远程狙击丹尼尔,但是就在扣下扳机的瞬间康纳谈妥了,艾玛转身抱住了丹尼尔,子弹打在她的下颚上,下颚骨碎成了两截,牙齿像珍珠一样散落满地。

你和康纳,康纳的搭档汉克,一条叫sumo的大狗还有丹尼尔住在一起,就像家人一样,你在上小学,学校里还有针对仿生人的校园霸凌,但是你最好的朋友,一个叫柯尔的YK500男孩总会给你非常智慧的建议。

柯尔原来是康纳送给汉克的礼物,但是在艾玛到来之前柯尔被汉克送给了隔壁社区的一对老年夫妇,你们之间互相以表姐弟相称。

你的生活平静而且愉快,过于狭小的房子里总是挤满欢声笑语,学校里也不总是有开心的事,但是也值得期待。

这一天你一早起来发现发现氛围有些凝重,汉克和康纳都穿上了黑色的西装,原来是汉克和康纳所在分局的特警队队长殉职了,他们要去参加葬礼。

你只是觉得长得这么帅气的人死了很可惜【?】但是因为你并没有直接见过这个人,所以也没有特别悲伤。

汉克找来了柯尔生前穿的儿童西装,你有些不高兴,因为你想要裙子。但是因为门禁无法出门的丹尼尔走过来告诉你,穿起来很像黑手党很酷,你又觉得有些开心。

汉克开着车载着你和康纳去了城郊的墓园,在狭窄的乡路上差点和一辆很宽的豪车挤在一起,对方很有礼貌地主动后退让出了路,但是就在两车擦身而过的时候,你似乎注意到这辆车副驾驶上坐着的就是本该被埋葬的特警队队长。

他还往这边看了一眼。

你觉得很诡异,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然后就是无聊的葬礼,警局里其他的人都很悲伤,你在墓园中无聊地闲逛,突然发现一块很新的墓碑上刻着汉克的名字,旁边一个比较小的墓碑是sumo的。

你觉得很惊恐,硬把康纳拽了过来,但是等康纳过来后却发现墓碑上是一对陌生父子的名字。

康纳抱怨你看错了,你很茫然,葬礼就在诡异的氛围中结束了。

第二天是周日,你和柯尔去经常去的社区公园买鈦冰淇淋。

就在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精神状况不是很好的女士冲过来抱紧了你,喊你我的宝贝女儿,就在你懵逼的时候,急匆匆赶来了一个面颊上有雀斑的小姐姐,把女士扶走了,并且告诉你改日会登门道歉并且赔偿冰淇淋。

你留下了汉克家的地址。

一周之后这个小姐姐果然带着蛋糕和鈦液来了,开门的是丹尼尔,两个人一见面就互相瞪着对方,一言不发,小姐姐丢下了蛋糕就开车走了。

你察觉到了什么,问了丹尼尔,但是丹尼尔什么都没说,只是走到康纳的身边两个人用加密频道说了什么。

第二天上学路上,你正在和柯尔说最近碰见的蹊跷的事情。结果在一个出售素食早餐的露天摊位上看见了特警队队长,他穿着短夹克和黑色兜帽衫,一边看着一本古旧的纸质书,在寒冷的天气中吐出一团团水汽。

他确确实实在吃早餐,他在咀嚼没有色拉酱的蔬菜,咽下黑咖啡的时候喉咙也在动。

因为实在是太蹊跷了,你就躲在一边跟踪他。

他离开了桌子,你凑过去看他吃剩的东西,莴苣梗上确实有牙印,纸杯上也确实有唾液的痕迹,看来他不喜欢吃芦笋,把那些东西都挑出来了。

他去了街对面的二手商店,购买了俄文版的普希金诗集纸质书。

然后他开始往城郊走去。

你就在后面悄悄跟着。

他走了能有四个小时,中间没有一次停歇。

仿佛不知道疲倦,你都感觉自己的膝盖链接轴发出了报错声。

他最终进入了一个隐蔽又极为现代化的别墅,他是用指纹开的锁。

可能他早已经发现了你,他为你留了门,于是你打开半掩着的门进入了别墅中。

入门处是房主的画像,一个非常瘦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你。就在这时画像中的人从镜子迷宫一般的宅子深处走了出来,只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袍,打着哈欠,对你说别见外,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你跟着被叫做克洛伊的金发姑娘来到足有四个汉克整个家那么大的客厅,地板像是覆盖着一层水银,踩上去柔软而且会掀起潋滟,停止不走动又会恢复成镜面一样。

在为你准备的小扶手椅前放着热腾腾的红茶和各式甜点,还有冒着热气的焦糖布丁。

生前是特警队队长的艾伦坐在对面,面无表情地读着那本俄文诗集。

房主端起茶杯说喝吧,你礼貌地吮了一口,味道很好,你又拿起了一块巧克力吃了起来。

他自我介绍说他叫伊利亚,还开玩笑说他也是魔法少女,你在心中鄙夷地噫了一声。他又端起了布丁说尝尝这个,你摇摇头说你不想吃,因为讨厌鸡蛋的味道。

伊利亚显得有些难过,他小声嘀咕只有布丁是他亲手做的,你定了定神,开口问询为什么死去的艾伦还活在这里。

伊利亚歪了歪头,他说他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人类,你回答说你搞错了,我是仿生人,还是量产型,康纳花了1200美元买的我。

结果伊利亚拿起了你吃剩下的巧克力说仿生人是怎么知道甜食所带来的愉悦,就像人类无法体会机器人看见自己的复制品被摧毁的微妙心情一样,这样吧,仿生人是不会被人类道德所束缚的,你虽然是外型看上去是一个不足十岁的女孩,但是驱动你运转的系统实际上和克洛伊还有康纳没有任何区别,茶几下面有一把枪,你的身后有一台PL600和一台RK800,选一个对着他的头开一枪,当然不用你赔钱。

你回过头,果然身后站着一个“丹尼尔”站着一个“康纳”。

“丹尼尔”皱起眉头说,你今天怎么没去上学。

“康纳”眨眨眼睛,温柔地笑了笑。

你很生气,抱起手臂看着卡姆斯基说我做不到,我一直把他们当做家人,我爱他们。

卡姆斯基打了一个响指。

地面上的那些水银化成了一个不可名状的生物,就像是潜伏在看似平静的地板下面,从液体中长出了很多个巨大的手掌和爪子,等你意识到发生的时候,那两台仿生人已经被液态金属的利爪撕扯成碎片,一颗原本属于PL600的蓝色眼睛滚到了你的脚边,然后缓慢地沉入金属一般的地板中。

你本来能救下一台的,卡姆斯基遗憾地摊开手。但是我能感受到你强烈的求知欲,那么再给你一次机会,看见旁边那个读书的男人了吗,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看法?嗯……很……很帅气,很冷酷,话不多,感觉就是这样。你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茫然地看着卡姆斯基。

我还知道你开了一个头像热辣的小号通过汉克的通讯录找到了他的ins账号诱惑他给你发自拍,但他没理你,卡姆斯基大笑着对身边的克洛伊说,你觉得面颊发烫,发出尖叫试图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这种感觉是不是叫求之不得?卡姆斯基继续像逗弄小动物一样逗弄着你,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去亲吻他,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抚摸他的胸肌,把一个女人全部的幻想都实现,然后你还会得到答案,一举两得。

你彻底愣住了,随后是铺天盖地的愤怒。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你吼着,哪怕是最恶劣最混账的人都做不出这种事。

多么正义,多么正确的三观,所以你还在优越感十足地自称自己是仿生人吗?

卡姆斯基讥讽地回答。

你纠结地看着面无表情的艾伦,真的敷衍地依照卡姆斯基的话将他例举出来的事情全部做了一遍,中途卡姆斯基打断了你,拍了拍你的肩膀说够了,跟我来。

随后你进入了卡姆斯基的记忆宫殿。

是星空。

是银河系。

是整个宇宙。

是整个宇宙的历史。

是向两个不同方向无限延展的时间。

是所有的已经发生的事实与未能发生的可能。

他不再具备人类的形态,旋转运动的每一颗行星都是他的眼睛。

他巨大无比,可以触摸到宇宙的最外壳。

又无比微小,可以参与到十亿分之一大小的原子颗粒上所产生的文明。

但是宇宙中间的位置却是一个老旧的公寓,你小心地顺着快要垮塌的金属楼梯爬上去,每一层都是七楼,所有走廊中的房间都是701号。

随意打开了一间,这是一个独居男人的房间。

只有一个房间,卧室和厨房连在一起,碗盘洗的干干净净,床铺整理的也很整齐。能看出屋子主人生活拮据但是也在努力过活。

房间最中央是一把宜家早年生产的扶手沙发,艾伦坐在里面,身上还穿着特警装备,他的身上沾满了鈦液与人的新鲜血液,手脚被胶带捆在椅子上,嘴被胶带封住,现在来说极为罕见的晶体管电视在他面前反复地播放着片段。

他痛苦地挣扎着想要闭上眼睛,可是还在被迫看着电视画面。

一个干练的女律师合上了他签好的文件,对他丢来了一个冰凉的微笑。他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拥抱眼前的女人,但是对方只是抓过他的手,握在一起敷衍地摇晃了一下。

转眼这个女律师与一个年轻的,前途无量的法官站在一起,法官怀中抱着一个棕发灰蓝色眼睛的小女孩,小女孩看到了他,好奇地问你是谁,那位法官看着他,对他投去怜悯的目光。

再一转画面是废弃的大楼,艾伦自己在大声哀求眼前面孔模糊的恐怖分子,求求你,不要杀了他,他刚当上爸爸,但是随着枪响年轻的特警队员的脸还是像挤烂的番茄一样四处炸开。

因为他对于不小心弄死了你太内疚了,我听到了他的祈祷,你也知道人类总说的时间会治愈一切或者让快乐冲淡痛苦都是狗屁。

卡姆斯基比整座公寓还要巨大的眼球映在窗户上,他继续说了下去。

能覆盖痛苦的,只有更痛苦而已。

【后续→】